• 期货市场法律体系建设亟待加强 2019-08-21
  • 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治疆方略坚定不移推进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 2019-08-20
  • 发现食品安全问题拨打12331投诉 2019-08-19
  • 县市纪委审查重点下延一级 严查基层腐败问题 2019-08-19
  • 珍惜野生动物频现甘孜境内 生态环境质量不断提升 2019-08-06
  • 2018河北两会--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8-06
  • 高清:埃及今晚对阵乌拉圭 萨拉赫有望登场 2019-08-04
  • 黄景瑜掩面哭泣 调皮萌娃惹王嘉尔首次变脸 2019-08-04
  • 春节期间小客车高速免费通行 气象条件较往年更复杂 2019-07-31
  • 银保监会:6月22日前上报保险消费风险提示落实情况 2019-07-31
  • 打开设计图纸的说明。 2019-07-29
  • 今年东盟投资峰会亮点纷呈 八场活动宣传广西旅游 2019-07-19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7-19
  • 一周:内蒙古水利厅厅长被查湘潭市委副书记赵文彬落马 2019-07-04
  • 权健提前完成亚冠目标 小组赛拿13分恒大7年没做到 2019-07-04
  • 广西快三和值走势:76.第 76 章

    作者:十点花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 www.ldtq.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6章

        到了后面, 沈嬷嬷识趣的先避开了。

        听周小如嘀咕了一路, 刚刚看见何秀兰时王氏也明着说了一回, 但见到何秀婉,她的火气一下子就歇了大半。儿子不太行, 她家已经对不起儿媳妇一回了, 而她儿子之所以能来镇上能开得起美人馆, 也是多亏了儿媳妇,这样一想, 儿媳妇叫娘家妹妹来做事也没问题啊。

        是做事, 做了事才给钱, 又不是白拿钱。

        就算是白拿钱吧, 这美人馆都是靠着儿媳妇带来的好运道才开起来的,他们周家已经占了大便宜了,叫儿媳妇帮帮娘家怎么了, 何秀兰是个好的, 又是个可怜的,儿媳妇作为姐姐日子过得好,帮帮亲妹子这不是很应该么?

        东想西想的,王氏一点儿火气都不剩了。

        “娘,你和小如怎么这会儿过来了,是家里有什么事吗?”何秀婉亲婆婆, 一见着王氏就拉着她手担心问道。

        王氏觉得脸都烧起来了。

        多好的儿媳妇啊, 她真是, 老了老了还成老糊涂了!

        周小如却没她娘的觉悟, 她瞪着何秀婉,连连冷笑道:“三嫂这话真是奇怪,这儿是你家不错,可也是我三哥的家。怎么着,我和娘还来不得了?”

        这话可就不好听了。

        周山海和王氏同时呵斥道:“小如,你说什么呢!”

        周小如:“???”

        三哥就算了,怎么娘也凶她了?

        她气道:“娘,你忘了咱们来是干吗的了?已经到了,人也见了,你若是不说那我可就说了!”

        生怕周小如说出不该说的话,王氏赶忙道:“山海,秀婉,是这样的,小如这年纪摆在这,眼看着就是要出嫁了??墒乔靶┠晡抑匦亩挤旁谏胶I砩厦还说蒙纤?,这年纪大了还没订亲,我愁??!所以我就想着,你们开店应该也需要人帮忙,就叫小如过来帮忙干干活,然后你们带着她见的人多了,也顺便帮她相看相看,要是有不错的人家,就把她嫁在镇上吧,以后日子也好过些?!?br />
        王氏最大的想头也就是镇上,并不敢想县里。

        周小如心里却想,她才看不上镇上呢,她要嫁去县里!方才来的一路没看见外人,兴许那县里的少爷还在隔壁梅花家里,一会儿有时间了她过去看看去。

        周小如的确不小了,王氏提这个要求也算合情合理,虽然不大喜欢周小如,但她到底是山海哥的亲妹妹。何秀婉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只不过小如住哪里呢?”

        周山海也没想要拒绝,毕竟在这古代想断绝关系太难,尤其是他也不忍叫王氏太伤心。所以这辈子他算是和周小如绑在一起了,既如此,与其放她在乡下被王氏宠着惯着,倒真不如把娘俩分开,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但的确,住的地方就是问题。

        他今儿带了陶嬷嬷和叮?;乩?,想的就是把两人放在廖有为之前住的厢房里住着,廖有为瘦了不少,回头文氏的事儿办完了,倒是可以每日从廖家赶过来。刘敏儿也可以跟他一起,只是暂时没跟刘敏儿商量,西侧间好多她带来的首饰衣裳乃至于锦缎的被褥,总不能胡乱往哪里一堆。当然,更不可能叫周小如用,那毕竟是别人的东西。

        见周山海皱眉,何秀婉提议道:“不然叫小如去秀兰那边的厢房???沈嬷嬷去那边住了西侧间,那边的厢房还是空着的?!?br />
        要是别人这么安排没问题,但是周小如?

        算了吧,她过去就是给人添麻烦,尤其是她的身份何秀兰还不能说她,自家的熊孩子还是别带累别人的好。

        只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周小如就已经不高兴了:“我不去!我为什么要去她那里,三嫂你这里前头铺子后头院子,这么大的地方难道还没有我住的地儿吗?”

        “是没有!”周山海立刻接话,“西侧间睡的是花钱过来的顾客刘小姐,厢房原本住的是廖少爷,如今廖少爷不在要住陶嬷嬷和叮叮,至于前面铺子,再过二十天不到何三和胡默要来,你是想跟他们一道住前面?”

        “那怎么行!”周小如立刻跳脚,“我可是还没出阁的姑娘家,怎么能跟男人一道???”

        周山海道:“是不行,秀兰那里也不行。这样,你先回家,等一个月后刘小姐搬走了再过来,到时候就住这西侧间?!?br />
        一个月后!

        一个月后,也不知住在隔壁的沈少爷走没走。若是走了,那她来还有什么用,她可不是真来帮忙干活的。

        真去三嫂妹妹那住吗?

        跟一个和离的女人住一块,会不会被人指指点点???

        王氏在大事上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尤其这美人馆本就是开门做生意,自然不能为了自家人住就把客人赶走。因此她就道:“倒也没那么着急,小如,你先跟娘回去,一个月后天倒是冷了,你若是不想来就年后再来也行?!?br />
        年后肯定不行,人家沈少爷可是县里大户人家的少爷,平日应该就许多事儿要忙呢。如今好不容易抽出点空出来,若是她不抓住机会,人家一走,她哭都没处哭去。

        “不要!刚刚三嫂不是说叫我住她妹妹那去吗?那我就住那边去好了!她每天都能过来,想来住的也不远?!?br />
        何秀婉正要说去跟何秀兰说一声,周山海却斩钉截铁道:“不行!”

        “为什么?”周小如气得喊了起来。

        “因为你虽然年纪不小,但人却极度不懂事,也就住在家里我和你三嫂不得不容着你,若住到别人那里,那就是让我们和别人结仇的?!敝苌胶R补瞬簧纤凳祷盎岽蚧魉?,她那性子你不说直白了,有的闹呢。

        周小如瞪大眼张大嘴,难以想象自家三哥竟会这么说她,好半天的没有反应,连气都忘了气了。

        王氏则打了周山海手臂一巴掌:“你说什么呢!小如是年纪小,哪里就那么不懂事了!”

        王氏没说的是,你成亲前也没比小如好多少??!

        周山海道:“娘,就这么说定了,一个月后刘小姐搬出去了,我亲自回去接小如?!庇值溃骸澳忝浅苑沽嗣??要是还没吃,自己去做点吃的吧,秀婉这里要和沈嬷嬷上课,我前边也有事要忙,待会忙完了我叫驴车送你们回家?!?br />
        既已经把王氏看作亲娘,周山海便不跟她见外了,他和何秀婉都有事要忙,没的再去做饭耽误时间的。只话说完才想起陶嬷嬷和叮叮,琢磨了下人家第一天到,什么都还没摸清呢,立刻叫人干活也不合适。

        不过这事儿还是要说的:“刚刚跟我一道过来的那对母女是我才买的下人,陶嬷嬷和她的女儿叮叮。秀婉,你带着她们熟悉下家里,然后再帮着一起收拾下厢房,把廖老哥的东西先搬到西侧间里去?!?br />
        何秀婉应下,周山海便去了前头。

        王氏都惊呆了:“秀婉,你们怎么还买下人了?”

        这多糟蹋钱??!买下人要钱,日后要给吃给住还得给月钱,这可都是钱??!家里有什么活啊就买下人!

        何秀婉就是农家姑娘,自然明白王氏的心理,她道:“山海哥说我每天做家务耽误赚钱,所以就买了下人来,希望我能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赚钱上?!?br />
        王氏倒不怀疑什么,她是早就知道何秀婉能干又勤快的,只是觉得肉疼罢了:“那也用不着买下人??!眼下地里没活了,我和小如成日在家都闲着,你这边要是需要人做家务,叫我和小如来不就行了?”

        何秀婉笑道:“那怎么能行,你在家种地已经很忙很累了,好不容易农忙过去,应该好好歇着才是。娘,山海哥说了,等生意再好一些要在附近再买个宅子,到时候接了你来,也叫人伺候你呢?!?br />
        这话的确是周山海说过的,王氏自己也知道,她心里高兴想要笑,但想到多花的钱,又觉得肉疼的笑不出来。

        纠结了老半天后,赶紧催何秀婉:“山海不是叫你跟着去收拾厢房的吗?你快去,收拾完了还要上课是吧?快去快去,别耽误时间了,我们自己能做饭吃?!?br />
        “哎,那娘你有事就叫我?!焙涡阃袼盗松?,到院子里迎到陶嬷嬷和叮叮,便带着她们去厢房了。

        “唉……”王氏叹了口气,回头叫周小如,“走吧,你给我烧火去,我给咱娘俩一人下一碗面疙瘩吃?!?br />
        周小如不动,瘪着嘴,呜呜哭了起来。

        王氏又好气又好笑:“怎么了你这是,哭什么呀?”

        周小如哭道:“娘!你一点都不向着我!一点都不!三哥自打娶了媳妇,你看他变成什么样了,他竟那么说我!而你呢,你也不帮着我,我……呜呜呜……”

        王氏拉了周小如到跟前,帮她擦了擦眼泪,道:“行了行了,别哭了。我怎么不帮着你,我不是打他了?”

        “那叫打吗?那叫打吗?”那根本不叫打!周小如更委屈了,“娘,你看三哥三嫂如今的日子过得多好,照应了三嫂娘家的妹妹,他们自己更是都买了下人伺候了,但是我呢?我可是三哥的亲妹妹,他不让我来就算了,还那么说我,他有把我当亲妹妹吗?他自己倒是过上了老爷的日子了,我呢?他怎么不想着买个下人伺候我???”

        王氏脸慢慢沉了下来,也不去做饭了,拉着周小如坐下,一脸严肃的道:“小如,你觉得你三哥三嫂日子过得好了,能买得起下人伺候他们了,就也该让你也过这样的日子吗?”

        周小如被王氏的严肃吓到,愣了片刻才反问:“不应该吗?”她又没出嫁,三哥也没从家里分出去,不应该吗?

        王氏道:“当然不应该,你三哥已经成亲了,他有了钱愿意孝顺我,这是他和你三嫂有孝心。但是他再有钱,也没有义务养你,让你也过他们那样的日子,小如,你的嫁妆钱娘早就给你备好了,这是娘才应该为你做的。至于你三哥,日后你出嫁他若是愿意给你陪嫁,那你要感激他疼爱你这个妹妹的心,但他实际上并没有义务这么做?!?br />
        周小如看着王氏,好一会儿才道:“娘,你就是偏心吧?”

        王氏不高兴:“我怎么偏心了?我不要求……”

        “怎么不是偏心,之前三哥娶不到媳妇儿,你就想让我给廖少爷做姨娘,你为了三哥能这么要求我,为什么现在三哥过得好了,就不能要求他照顾我?”周小如打断王氏的话,“这不是偏心吗?只不过你偏的不是我罢了!”

        王氏哑口无言,她的确这么要求过。

        乡下人家,这样做的多了去了,她……她得承认,她虽然疼小如,但确实是更疼山海。但她虽然希望小如给廖少爷做姨娘,可是却是打听过了的,知道那廖家不是龙潭虎穴,那实际上是个挺好的地方才这么做的??!

        但很显然,周小如现在是听不进去这些话的,她明显是记恨上这事了。好半天,王氏才想到什么似得,道:“可是你最后不是没做廖少爷的姨娘吗?我也没硬逼你,你三哥更是没同意??!”

        周小如的确听不进去这话,她从小就爹疼娘爱,早就以为自己是家里最重要的人了??擅幌氲?,后来王氏却为了周山海娶妻的事,而让她去给大胖子廖少爷做姨娘!

        是,后来没去她的确已经快忘了这事,可偏偏周山海娶了何秀婉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不说,还夫妻俩对她都越来越坏,她心中的不平怨愤一点点累积,本是只对何秀婉有怨言,但如今是把周山海乃至于王氏都怨上了。

        “我不管!我要留下,我就要留下,我不回去!”她喊道:“你当初为了他能那样要求我,如今为了我就也该那样要求他,你若是做不到,你就……你就不是我娘!”

        王氏气得整个人都发抖,四个孩子中,她最疼的就是小儿子和小女儿,她承认她的确更疼小儿子些,但她怎么都没想到,小女儿竟会这样。

        她看着周小如,气得手都抬起来了。

        何秀婉却在这时带着陶嬷嬷和叮叮抱着被褥和衣裳进了上房,瞧见这情况陶嬷嬷和叮叮加快脚步进了西侧间,何秀婉没法视而不见,只能走过来。

        把一摞衣服放在一边,她扶住了王氏:“娘,你怎么了?”

        王氏说不出话,只紧紧抱着何秀婉的手臂,大口大口的喘气。

        何秀婉吓了一跳,赶忙扶她坐下,又忙着给倒了水,一边喂她慢慢喝下去一边顺着她后背。直到她安静下来了,才抬头看向周小如:“你一定要留下?”

        周小如心里其实早就慌了,虽然她敢在王氏面前耍狠,但是她知道,自打爹去世后,这世上最疼她的就只有娘了。但她不认为自己说的有错,因此只能硬撑着。

        何秀婉问了,她便点了点头:“对,我要留下!”

        娘刚刚都已经说了,三哥三嫂没有义务帮她,她若是想过好日子,那就只有靠自己了。所以她必须得留下,她得为自己的未来努力!

        何秀婉道:“行,你要是想留下,就先跟陶嬷嬷和叮叮在厢房挤一下。等过段日子我寻着机会去找刘小姐,她搬出去后你再来西侧间住?!?br />
        周小如本想说为什么不是去何秀兰那里住,但一想留在这边倒更好,起码离隔壁近,机会多。而且那什么陶嬷嬷和叮叮就是才买来的下人,她住厢房自然是睡最好的位置,当然了,还有人伺候她了!

        何秀婉却继续道:“不过厢房里只有一张床,你若是留下便只能打地铺?;褂?,陶嬷嬷和叮叮虽然是我们买回来的下人,但你留下却不能使唤她们,衣服你自己洗,每日洗漱的水你自己烧自己倒,每日早起和晚上还要帮我烧火做饭,另外若铺子里有活你也得帮。这话我放在这里,便是你三哥不同意,也得按我说的办!”

        周小如愣愣的:“打地铺?那……那我先住铺子的二楼不行吗?三哥说胡默他们要再过二十天才会来,我……”

        “不行!只有打地铺,你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就走。如今这家里我说了算,你哭也好闹也好,在我这里都没用!”何秀婉是真的气着了,何家她姐弟几个都很孝顺爹娘,却没想到周小如竟会这样。

        这要是外人就算了,是自家人,她还就必须给掰过来。

        周小如眼睛眨啊眨,心想何秀婉这心也太狠毒了,她想跟王氏求情,然而王氏低着头看都不看她。

        她又气又委屈,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

        “我……我不……”

        “不?不那你就走,现在就走,午饭也别在我这里吃!”她刚说个不,何秀婉就直接撵人了。

        周小如目瞪口呆,更过分的是,她娘仍然没看她。

        她真想硬气的走人。

        然而想着当着她娘的面何秀婉就敢如此了,她越发觉得?;?,在这世上她能靠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打地铺就打地铺!”她气哭着说道。

        何秀婉神色没有半分变化,轻轻拍了拍王氏的后背,直起身叫周小如:“走,现在先跟我去做饭?!?br />
        周小如又看王氏一眼,憋着气跟去了。

        实际上农家女孩儿什么都会做,周小如即便气鼓鼓的,但在何秀婉的监督下,还是很快就做好了小半锅青菜鸡蛋面疙瘩。

        何秀婉上手盛了一大碗,没理周小如,端去上房找王氏了:“娘,你别气了,先吃饭?!?br />
        王氏捧着碗,却根本吃不下去。

        儿媳妇很孝顺,她很开心,但儿媳妇再孝顺也压不过去被闺女怨的难过。她喃喃道:“秀婉啊,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何秀婉犹豫一下,点了点头:“是,你错在之前太宠小如了,也错在为了山海哥叫小如嫁人了?!备崭漳概┑亩曰八继?,这些在何家是绝不会出现的,爹娘从不会要求她们姐妹三个为大宝做什么,“不过也没事,小如就是一时糊涂,她过了年才十六岁,在家留两年,肯定能掰过来的?!?br />
        真能掰过来吗?

        若是把她交给小儿子小儿媳,她不会也怨上他们吧?

        想着周小如是怨自己的,王氏就有些不安。

        实际上何秀婉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还是那句话,周小如是周山海的亲妹妹,因着这层关系在,就不能不管。

        “娘,吃饭吧,吃完了趁着天亮早点回去。小如就留这里,你放心?!焙涡阃袢暗?。
  • 期货市场法律体系建设亟待加强 2019-08-21
  • 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治疆方略坚定不移推进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 2019-08-20
  • 发现食品安全问题拨打12331投诉 2019-08-19
  • 县市纪委审查重点下延一级 严查基层腐败问题 2019-08-19
  • 珍惜野生动物频现甘孜境内 生态环境质量不断提升 2019-08-06
  • 2018河北两会--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8-06
  • 高清:埃及今晚对阵乌拉圭 萨拉赫有望登场 2019-08-04
  • 黄景瑜掩面哭泣 调皮萌娃惹王嘉尔首次变脸 2019-08-04
  • 春节期间小客车高速免费通行 气象条件较往年更复杂 2019-07-31
  • 银保监会:6月22日前上报保险消费风险提示落实情况 2019-07-31
  • 打开设计图纸的说明。 2019-07-29
  • 今年东盟投资峰会亮点纷呈 八场活动宣传广西旅游 2019-07-19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7-19
  • 一周:内蒙古水利厅厅长被查湘潭市委副书记赵文彬落马 2019-07-04
  • 权健提前完成亚冠目标 小组赛拿13分恒大7年没做到 2019-07-04
  •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皇家 香港白小姐彩图 爱彩乐论坛 百变王牌中奖规则 内蒙古快餐 彩票预测软件 北京赛車pk10历史记录 微信公众号看看韩国 四川快乐12技法软件 重庆时时彩缩水器黄金版 福建快三开奖开奖结果查询 女子网球年终总决赛 重庆时时彩毒担 陕西快乐十分横屏版 石家庄彩票大奖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