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6-15
  • “夏季第一瓜”竟是它! 2019-06-08
  • 秘鲁VS丹麦前瞻:双枪斗单刀 秘鲁可爆冷 2019-05-31
  • 端午节,跟随习近平找寻中华民族“精气神” 2019-05-31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5-17
  • В Пекине закрылась первая сессия ВСНП 13-го созыва 2019-05-16
  • 城市智慧停车系统帮小区居民“出租”空车位 2019-05-13
  • 习近平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十个精妙论述 2019-05-09
  • 大视野 看重庆——华龙网 2019-04-13
  • 2018“一带一路”全球传播论坛 2019-04-13
  • 三晋史话:班婕妤与《团扇歌》 2019-04-02
  • 中国银保监会:警惕网销健康险“保证续保”陷阱 2019-04-02
  • 中国尊重和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十点经验 2019-03-2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3-21
  • 全国工会推动解决女职工生育后顾之忧工作现场推进会召开 2019-03-21
  • 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如何看广西快三走势图:76.第 76 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 www.ldtq.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6章

        到了后面, 沈嬷嬷识趣的先避开了。

        听周小如嘀咕了一路, 刚刚看见何秀兰时王氏也明着说了一回, 但见到何秀婉,她的火气一下子就歇了大半。儿子不太行, 她家已经对不起儿媳妇一回了, 而她儿子之所以能来镇上能开得起美人馆, 也是多亏了儿媳妇,这样一想, 儿媳妇叫娘家妹妹来做事也没问题啊。

        是做事, 做了事才给钱, 又不是白拿钱。

        就算是白拿钱吧, 这美人馆都是靠着儿媳妇带来的好运道才开起来的,他们周家已经占了大便宜了,叫儿媳妇帮帮娘家怎么了, 何秀兰是个好的, 又是个可怜的,儿媳妇作为姐姐日子过得好,帮帮亲妹子这不是很应该么?

        东想西想的,王氏一点儿火气都不剩了。

        “娘,你和小如怎么这会儿过来了,是家里有什么事吗?”何秀婉亲婆婆, 一见着王氏就拉着她手担心问道。

        王氏觉得脸都烧起来了。

        多好的儿媳妇啊, 她真是, 老了老了还成老糊涂了!

        周小如却没她娘的觉悟, 她瞪着何秀婉,连连冷笑道:“三嫂这话真是奇怪,这儿是你家不错,可也是我三哥的家。怎么着,我和娘还来不得了?”

        这话可就不好听了。

        周山海和王氏同时呵斥道:“小如,你说什么呢!”

        周小如:“???”

        三哥就算了,怎么娘也凶她了?

        她气道:“娘,你忘了咱们来是干吗的了?已经到了,人也见了,你若是不说那我可就说了!”

        生怕周小如说出不该说的话,王氏赶忙道:“山海,秀婉,是这样的,小如这年纪摆在这,眼看着就是要出嫁了??墒乔靶┠晡抑匦亩挤旁谏胶I砩厦还说蒙纤?,这年纪大了还没订亲,我愁??!所以我就想着,你们开店应该也需要人帮忙,就叫小如过来帮忙干干活,然后你们带着她见的人多了,也顺便帮她相看相看,要是有不错的人家,就把她嫁在镇上吧,以后日子也好过些?!?br />
        王氏最大的想头也就是镇上,并不敢想县里。

        周小如心里却想,她才看不上镇上呢,她要嫁去县里!方才来的一路没看见外人,兴许那县里的少爷还在隔壁梅花家里,一会儿有时间了她过去看看去。

        周小如的确不小了,王氏提这个要求也算合情合理,虽然不大喜欢周小如,但她到底是山海哥的亲妹妹。何秀婉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只不过小如住哪里呢?”

        周山海也没想要拒绝,毕竟在这古代想断绝关系太难,尤其是他也不忍叫王氏太伤心。所以这辈子他算是和周小如绑在一起了,既如此,与其放她在乡下被王氏宠着惯着,倒真不如把娘俩分开,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但的确,住的地方就是问题。

        他今儿带了陶嬷嬷和叮?;乩?,想的就是把两人放在廖有为之前住的厢房里住着,廖有为瘦了不少,回头文氏的事儿办完了,倒是可以每日从廖家赶过来。刘敏儿也可以跟他一起,只是暂时没跟刘敏儿商量,西侧间好多她带来的首饰衣裳乃至于锦缎的被褥,总不能胡乱往哪里一堆。当然,更不可能叫周小如用,那毕竟是别人的东西。

        见周山海皱眉,何秀婉提议道:“不然叫小如去秀兰那边的厢房???沈嬷嬷去那边住了西侧间,那边的厢房还是空着的?!?br />
        要是别人这么安排没问题,但是周小如?

        算了吧,她过去就是给人添麻烦,尤其是她的身份何秀兰还不能说她,自家的熊孩子还是别带累别人的好。

        只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周小如就已经不高兴了:“我不去!我为什么要去她那里,三嫂你这里前头铺子后头院子,这么大的地方难道还没有我住的地儿吗?”

        “是没有!”周山海立刻接话,“西侧间睡的是花钱过来的顾客刘小姐,厢房原本住的是廖少爷,如今廖少爷不在要住陶嬷嬷和叮叮,至于前面铺子,再过二十天不到何三和胡默要来,你是想跟他们一道住前面?”

        “那怎么行!”周小如立刻跳脚,“我可是还没出阁的姑娘家,怎么能跟男人一道???”

        周山海道:“是不行,秀兰那里也不行。这样,你先回家,等一个月后刘小姐搬走了再过来,到时候就住这西侧间?!?br />
        一个月后!

        一个月后,也不知住在隔壁的沈少爷走没走。若是走了,那她来还有什么用,她可不是真来帮忙干活的。

        真去三嫂妹妹那住吗?

        跟一个和离的女人住一块,会不会被人指指点点???

        王氏在大事上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尤其这美人馆本就是开门做生意,自然不能为了自家人住就把客人赶走。因此她就道:“倒也没那么着急,小如,你先跟娘回去,一个月后天倒是冷了,你若是不想来就年后再来也行?!?br />
        年后肯定不行,人家沈少爷可是县里大户人家的少爷,平日应该就许多事儿要忙呢。如今好不容易抽出点空出来,若是她不抓住机会,人家一走,她哭都没处哭去。

        “不要!刚刚三嫂不是说叫我住她妹妹那去吗?那我就住那边去好了!她每天都能过来,想来住的也不远?!?br />
        何秀婉正要说去跟何秀兰说一声,周山海却斩钉截铁道:“不行!”

        “为什么?”周小如气得喊了起来。

        “因为你虽然年纪不小,但人却极度不懂事,也就住在家里我和你三嫂不得不容着你,若住到别人那里,那就是让我们和别人结仇的?!敝苌胶R补瞬簧纤凳祷盎岽蚧魉?,她那性子你不说直白了,有的闹呢。

        周小如瞪大眼张大嘴,难以想象自家三哥竟会这么说她,好半天的没有反应,连气都忘了气了。

        王氏则打了周山海手臂一巴掌:“你说什么呢!小如是年纪小,哪里就那么不懂事了!”

        王氏没说的是,你成亲前也没比小如好多少??!

        周山海道:“娘,就这么说定了,一个月后刘小姐搬出去了,我亲自回去接小如?!庇值溃骸澳忝浅苑沽嗣??要是还没吃,自己去做点吃的吧,秀婉这里要和沈嬷嬷上课,我前边也有事要忙,待会忙完了我叫驴车送你们回家?!?br />
        既已经把王氏看作亲娘,周山海便不跟她见外了,他和何秀婉都有事要忙,没的再去做饭耽误时间的。只话说完才想起陶嬷嬷和叮叮,琢磨了下人家第一天到,什么都还没摸清呢,立刻叫人干活也不合适。

        不过这事儿还是要说的:“刚刚跟我一道过来的那对母女是我才买的下人,陶嬷嬷和她的女儿叮叮。秀婉,你带着她们熟悉下家里,然后再帮着一起收拾下厢房,把廖老哥的东西先搬到西侧间里去?!?br />
        何秀婉应下,周山海便去了前头。

        王氏都惊呆了:“秀婉,你们怎么还买下人了?”

        这多糟蹋钱??!买下人要钱,日后要给吃给住还得给月钱,这可都是钱??!家里有什么活啊就买下人!

        何秀婉就是农家姑娘,自然明白王氏的心理,她道:“山海哥说我每天做家务耽误赚钱,所以就买了下人来,希望我能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赚钱上?!?br />
        王氏倒不怀疑什么,她是早就知道何秀婉能干又勤快的,只是觉得肉疼罢了:“那也用不着买下人??!眼下地里没活了,我和小如成日在家都闲着,你这边要是需要人做家务,叫我和小如来不就行了?”

        何秀婉笑道:“那怎么能行,你在家种地已经很忙很累了,好不容易农忙过去,应该好好歇着才是。娘,山海哥说了,等生意再好一些要在附近再买个宅子,到时候接了你来,也叫人伺候你呢?!?br />
        这话的确是周山海说过的,王氏自己也知道,她心里高兴想要笑,但想到多花的钱,又觉得肉疼的笑不出来。

        纠结了老半天后,赶紧催何秀婉:“山海不是叫你跟着去收拾厢房的吗?你快去,收拾完了还要上课是吧?快去快去,别耽误时间了,我们自己能做饭吃?!?br />
        “哎,那娘你有事就叫我?!焙涡阃袼盗松?,到院子里迎到陶嬷嬷和叮叮,便带着她们去厢房了。

        “唉……”王氏叹了口气,回头叫周小如,“走吧,你给我烧火去,我给咱娘俩一人下一碗面疙瘩吃?!?br />
        周小如不动,瘪着嘴,呜呜哭了起来。

        王氏又好气又好笑:“怎么了你这是,哭什么呀?”

        周小如哭道:“娘!你一点都不向着我!一点都不!三哥自打娶了媳妇,你看他变成什么样了,他竟那么说我!而你呢,你也不帮着我,我……呜呜呜……”

        王氏拉了周小如到跟前,帮她擦了擦眼泪,道:“行了行了,别哭了。我怎么不帮着你,我不是打他了?”

        “那叫打吗?那叫打吗?”那根本不叫打!周小如更委屈了,“娘,你看三哥三嫂如今的日子过得多好,照应了三嫂娘家的妹妹,他们自己更是都买了下人伺候了,但是我呢?我可是三哥的亲妹妹,他不让我来就算了,还那么说我,他有把我当亲妹妹吗?他自己倒是过上了老爷的日子了,我呢?他怎么不想着买个下人伺候我???”

        王氏脸慢慢沉了下来,也不去做饭了,拉着周小如坐下,一脸严肃的道:“小如,你觉得你三哥三嫂日子过得好了,能买得起下人伺候他们了,就也该让你也过这样的日子吗?”

        周小如被王氏的严肃吓到,愣了片刻才反问:“不应该吗?”她又没出嫁,三哥也没从家里分出去,不应该吗?

        王氏道:“当然不应该,你三哥已经成亲了,他有了钱愿意孝顺我,这是他和你三嫂有孝心。但是他再有钱,也没有义务养你,让你也过他们那样的日子,小如,你的嫁妆钱娘早就给你备好了,这是娘才应该为你做的。至于你三哥,日后你出嫁他若是愿意给你陪嫁,那你要感激他疼爱你这个妹妹的心,但他实际上并没有义务这么做?!?br />
        周小如看着王氏,好一会儿才道:“娘,你就是偏心吧?”

        王氏不高兴:“我怎么偏心了?我不要求……”

        “怎么不是偏心,之前三哥娶不到媳妇儿,你就想让我给廖少爷做姨娘,你为了三哥能这么要求我,为什么现在三哥过得好了,就不能要求他照顾我?”周小如打断王氏的话,“这不是偏心吗?只不过你偏的不是我罢了!”

        王氏哑口无言,她的确这么要求过。

        乡下人家,这样做的多了去了,她……她得承认,她虽然疼小如,但确实是更疼山海。但她虽然希望小如给廖少爷做姨娘,可是却是打听过了的,知道那廖家不是龙潭虎穴,那实际上是个挺好的地方才这么做的??!

        但很显然,周小如现在是听不进去这些话的,她明显是记恨上这事了。好半天,王氏才想到什么似得,道:“可是你最后不是没做廖少爷的姨娘吗?我也没硬逼你,你三哥更是没同意??!”

        周小如的确听不进去这话,她从小就爹疼娘爱,早就以为自己是家里最重要的人了??擅幌氲?,后来王氏却为了周山海娶妻的事,而让她去给大胖子廖少爷做姨娘!

        是,后来没去她的确已经快忘了这事,可偏偏周山海娶了何秀婉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不说,还夫妻俩对她都越来越坏,她心中的不平怨愤一点点累积,本是只对何秀婉有怨言,但如今是把周山海乃至于王氏都怨上了。

        “我不管!我要留下,我就要留下,我不回去!”她喊道:“你当初为了他能那样要求我,如今为了我就也该那样要求他,你若是做不到,你就……你就不是我娘!”

        王氏气得整个人都发抖,四个孩子中,她最疼的就是小儿子和小女儿,她承认她的确更疼小儿子些,但她怎么都没想到,小女儿竟会这样。

        她看着周小如,气得手都抬起来了。

        何秀婉却在这时带着陶嬷嬷和叮叮抱着被褥和衣裳进了上房,瞧见这情况陶嬷嬷和叮叮加快脚步进了西侧间,何秀婉没法视而不见,只能走过来。

        把一摞衣服放在一边,她扶住了王氏:“娘,你怎么了?”

        王氏说不出话,只紧紧抱着何秀婉的手臂,大口大口的喘气。

        何秀婉吓了一跳,赶忙扶她坐下,又忙着给倒了水,一边喂她慢慢喝下去一边顺着她后背。直到她安静下来了,才抬头看向周小如:“你一定要留下?”

        周小如心里其实早就慌了,虽然她敢在王氏面前耍狠,但是她知道,自打爹去世后,这世上最疼她的就只有娘了。但她不认为自己说的有错,因此只能硬撑着。

        何秀婉问了,她便点了点头:“对,我要留下!”

        娘刚刚都已经说了,三哥三嫂没有义务帮她,她若是想过好日子,那就只有靠自己了。所以她必须得留下,她得为自己的未来努力!

        何秀婉道:“行,你要是想留下,就先跟陶嬷嬷和叮叮在厢房挤一下。等过段日子我寻着机会去找刘小姐,她搬出去后你再来西侧间住?!?br />
        周小如本想说为什么不是去何秀兰那里住,但一想留在这边倒更好,起码离隔壁近,机会多。而且那什么陶嬷嬷和叮叮就是才买来的下人,她住厢房自然是睡最好的位置,当然了,还有人伺候她了!

        何秀婉却继续道:“不过厢房里只有一张床,你若是留下便只能打地铺?;褂?,陶嬷嬷和叮叮虽然是我们买回来的下人,但你留下却不能使唤她们,衣服你自己洗,每日洗漱的水你自己烧自己倒,每日早起和晚上还要帮我烧火做饭,另外若铺子里有活你也得帮。这话我放在这里,便是你三哥不同意,也得按我说的办!”

        周小如愣愣的:“打地铺?那……那我先住铺子的二楼不行吗?三哥说胡默他们要再过二十天才会来,我……”

        “不行!只有打地铺,你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就走。如今这家里我说了算,你哭也好闹也好,在我这里都没用!”何秀婉是真的气着了,何家她姐弟几个都很孝顺爹娘,却没想到周小如竟会这样。

        这要是外人就算了,是自家人,她还就必须给掰过来。

        周小如眼睛眨啊眨,心想何秀婉这心也太狠毒了,她想跟王氏求情,然而王氏低着头看都不看她。

        她又气又委屈,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

        “我……我不……”

        “不?不那你就走,现在就走,午饭也别在我这里吃!”她刚说个不,何秀婉就直接撵人了。

        周小如目瞪口呆,更过分的是,她娘仍然没看她。

        她真想硬气的走人。

        然而想着当着她娘的面何秀婉就敢如此了,她越发觉得?;?,在这世上她能靠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打地铺就打地铺!”她气哭着说道。

        何秀婉神色没有半分变化,轻轻拍了拍王氏的后背,直起身叫周小如:“走,现在先跟我去做饭?!?br />
        周小如又看王氏一眼,憋着气跟去了。

        实际上农家女孩儿什么都会做,周小如即便气鼓鼓的,但在何秀婉的监督下,还是很快就做好了小半锅青菜鸡蛋面疙瘩。

        何秀婉上手盛了一大碗,没理周小如,端去上房找王氏了:“娘,你别气了,先吃饭?!?br />
        王氏捧着碗,却根本吃不下去。

        儿媳妇很孝顺,她很开心,但儿媳妇再孝顺也压不过去被闺女怨的难过。她喃喃道:“秀婉啊,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何秀婉犹豫一下,点了点头:“是,你错在之前太宠小如了,也错在为了山海哥叫小如嫁人了?!备崭漳概┑亩曰八继?,这些在何家是绝不会出现的,爹娘从不会要求她们姐妹三个为大宝做什么,“不过也没事,小如就是一时糊涂,她过了年才十六岁,在家留两年,肯定能掰过来的?!?br />
        真能掰过来吗?

        若是把她交给小儿子小儿媳,她不会也怨上他们吧?

        想着周小如是怨自己的,王氏就有些不安。

        实际上何秀婉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还是那句话,周小如是周山海的亲妹妹,因着这层关系在,就不能不管。

        “娘,吃饭吧,吃完了趁着天亮早点回去。小如就留这里,你放心?!焙涡阃袢暗?。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6-15
  • “夏季第一瓜”竟是它! 2019-06-08
  • 秘鲁VS丹麦前瞻:双枪斗单刀 秘鲁可爆冷 2019-05-31
  • 端午节,跟随习近平找寻中华民族“精气神” 2019-05-31
  • 甘荣坤:始终绷紧维护稳定这根弦 确保社会大局持续安全稳定 2019-05-17
  • В Пекине закрылась первая сессия ВСНП 13-го созыва 2019-05-16
  • 城市智慧停车系统帮小区居民“出租”空车位 2019-05-13
  • 习近平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十个精妙论述 2019-05-09
  • 大视野 看重庆——华龙网 2019-04-13
  • 2018“一带一路”全球传播论坛 2019-04-13
  • 三晋史话:班婕妤与《团扇歌》 2019-04-02
  • 中国银保监会:警惕网销健康险“保证续保”陷阱 2019-04-02
  • 中国尊重和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十点经验 2019-03-2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3-21
  • 全国工会推动解决女职工生育后顾之忧工作现场推进会召开 2019-03-21
  • 河南跑马彩票技巧 2019年双色球开奖历史 nba篮彩分析 江西快3遗漏号 体彩福建36选7第18129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 南粤36选7资讯频道 贵州快3号码统计图 英超宝贝大尺度写真无码 买总进球数点球算吗 辽宁35选7开奖视频 双色球红蓝分布图旧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 内蒙古快三大小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彩票结果